洛九昼

最爱学习。

【冰九】逢错时(1

梗概可以戳头像x
取名废误介qwq
下章开车x
*
从那边回来后洛冰河就一直很不爽。

每每闭眼,那个顶着他的脸的家伙,和沈清秋那个小人相拥着,合作得天衣无缝,联手击败他的一幕幕就会如走马灯一般从他眼前闪现。

自他成年以后,将将那位在他年少时百般折辱的沈清秋囚于水牢以后,他难以想象自己竟然还会被击败。

还是又被‘沈清秋’和...那位顶着他的脸他的身份的...他自己......

*
在几个女人身上耕耘了大半夜,洛冰河起身,整齐衣束,准备离开。

一位女人半支着身子欲挽他,娇嗲嗲地唤着,

“冰河...留下好吗...”

洛冰河皱了皱眉,虽然平心而论,他更喜欢回自己屋子睡,但是美人有求,他一般都是不会拒绝的。

但今天例外了。

“不了,我回屋睡。”

他抽出女人手里的半截衣袖,却没有回他屋里。

他决定去一趟藏宝阁。

*
这是沈清秋在这几天里第不知道多少次从那些看守他的侍卫口中听到洛冰河了。

其实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平时那些看守们平时也不会少聊关于洛冰河的事情。

但他明显感觉洛冰河被提到的概率高了。

他半侧着身体靠在墙上,隐约听见他们的对话。

“哎...听说大人已经在藏经阁闭关半月有余了......”

“真的吗...大人又要突破了吗...”

“嗯...可惜我们最近都要在这当值...无法欣赏大人突破的英姿啊...”

后面还有什么话沈清秋就没有听清了,可能那两人是转悠去别处了。

沈清秋对着空气翻了一个白眼,内心默念着祝愿若是这小畜生修炼到走火入魔了永远别出来才好。

*
还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

“大人...”

“大人您怎么来了...”

“大人您顺利突破了吗...”

“你们退下吧。”

洛冰河并未作答,沈清秋听着他的声音像是朝着自己这个地方来的。

沈清秋垂下眸装睡,这小畜生无非也就是言语上的羞辱,或是肉体上的折磨之类手段了。

都已经这么多次了,这小畜生还没觉得烦吗...

洛冰河见他未醒,也没有直接上来就弄醒他,而是走了过去在沈清秋面前蹲下,细细地看着他。

以前竟然没发现这小人还颇有几分姿色。

倒是沈清秋被他的视线盯得有些发毛,他听着响动洛冰河是走到自己边上来了,却又没有动作,下意识地咽了一口水。

这一细小响动自是逃不过洛冰河的五感。

他在装睡。

呵。

洛冰河舔了舔唇角,勾起一个颇有些残忍的弧度。

把手按到了沈清秋肩上,催动起了他体内的天魔之血。

“唔...不...”

过久没有进食饮水的嗓子沙哑难听。

洛冰河听罢倒是罕见地露出笑容。

“呵,师尊倒总算肯开口了?”

“小畜生...你又来干嘛...”

洛冰河笑容甚至灿烂了几分,要是落在不知情的人眼里指不定多纯良,若是忽略了额头上的血红魔纹,活脱脱一邻家少年。

“师尊说我是来干嘛的?”

沈清秋把头转向一边,不再作答。

洛冰河见了也没恼,而是压在他肩上的手又加了几分力道,催得天魔之血更加肆虐起来。

“师尊再多叫几声啊,弟子爱听。”

“小...洛冰河...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跟我讲这些有的没的...啊...”

沈清秋强忍着在身体各处疯窜的剧痛,勉强咬着牙开口。

“师尊终于肯唤弟子名字了吗?”

洛冰河终于收起几分力道,似乎有些心情颇好地道。

“...”

洛冰河见他不答,便自顾自地接了先前的话。

“自然不止是这些了。”

洛冰河微微眯眼笑着,回忆起前段时间在偶尔翻到的某本古籍上看到的天魔之血的另一层用途。

催情。

呵。

洛冰河手上手诀变换了几下,又拍了沈清秋肩膀一下。
仿佛像是按动了什么开关,流窜的疼痛渐渐停歇,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描述的麻痒,原本疼到面色惨白的人面上肉眼可见地渐渐浮上了一层异常的红晕,话语中还不经意间还带了半分哭腔。

“小杂种...啊...你...做了什么...”

他沈清秋也是假作风流了蛮久,遇上真枪实弹的情况虽然经验不足,但也隐约明白怎么回事。

洛冰河在观察他的反应。

沈清秋此人本就生得不错,宽肩窄臀,两腿修长,一张面孔也是清俊白净,只是平时眉宇间都积着化不开的几分阴郁,生生破坏了几分美感,而此时脸上红霞满布,平添了几分媚色。

真是奇怪啊。

明明平日里美人看的也不少了。

但观得此景,还是感觉自家两腿间的物件似乎也开始预备抬头。

可能是沈清秋这张脸更能引起他的凌虐欲吗?

洛冰河微微勾唇,他可一向都不是什么会去抑制自己欲望的人。

*
手再一次按上那人肩头,却是一把将那人一身已经脏得看不出原本颜色破烂外褂脱下,或者用“撕”更恰当些,原本就残破不堪的外褂顿时碎成几块布片,躺在水牢的地上。
——

最后悄咪咪求红心求蓝手求关注x

评论(10)
热度(228)

© 洛九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