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九昼

最爱学习。

十分像三流狗血剧emm

ooc

冒死 @泊河
——————
冰九

沈清秋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怎么落到这种境界的。

双手被反绑在椅背后,对面还坐了一个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混世魔王。

洛冰河。

这个一提到就让他恨得牙痒痒的名字。

啧。

而这位混世魔王正好以整暇地隔着一个不足一米宽的桌子,单手撑在桌上,给他递了一个高脚杯,杯子里的液体猩红得透着几分诡异。

“老师,您怎么不喝。”

“...什么东西?”

“当然是好东西啊。”洛冰河牵出一个透着几分冰冷的笑。

“...说话这么阴阳怪气有意思吗?”

“当然有意思啊,老师大人。”洛冰河把杯子靠到沈清秋嘴边,“喝吧,拿点诚意出来。”

正当沈清秋想扭过头去的时候,洛冰河又跟了一句“做出决定前,先想想你的岳七哥和苍穹。”

沈清秋猛然抬头。

“你在威胁我?”

“拜托老师好好想想你的身家性命现在掌握在谁手里吧。”洛冰河把杯子搁在沈清秋面前,“我有能力让您身败名裂,那换个人也是一样。”

“...”

沈清秋沉默半响。

“你会遭报应的。”

“是啊是啊我不得好死。”洛冰河满不在乎地接了一句,“可我早就‘死’过一次了不是吗,还是拜老师您所赐呢。”

“我给你选择,是被我喂还是被我灌。”

洛冰河又将杯子抵到沈清秋唇边,带着不容拒绝的气息。

液体的味道十分奇怪,却也不能说是难喝,有些腥甜,又有些酒味,还有一些形容不上来的味道,沈清秋勉强就着洛冰河的手喝下去大半,便感到隐隐有些反胃。
“你到底给我喝的是什么?”

“都说了,是,好东西啊。”洛冰河估摸着量也差不多了,便把杯子放到一边,改为两手交叠。

沈清秋是傻了才会相信这是啥好东西。
“到底是什么!”冰凉的液体顺着食道流入味中,却带起一阵阵无力烦躁。

“一些可以让人手脚无力的药物。”当然可能还有一点点催情的副作用。洛冰河把剩下半截话藏回了肚子里。“我想这是必要的,毕竟我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老师你,要是哪天你跑了怎么办?”

洛冰河说得冠冕堂皇,沈清秋盯着他的脸盯了半天,却硬是找不到半分破绽。

“好吧...”沈清秋转过头不去看他,“希望你信守承诺,不要让那些人继续针对苍穹。”
“哦?”洛冰河的下一句话让沈清秋心头一紧。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要帮苍穹了?”

沈清秋猛然回头,视线对上洛冰河眼睛,洛冰河脸上依然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笑意,说出来的话却直接冷到人心里。

“你不是——”

“不。”洛冰河伸出食指,抵住沈清秋唇,打断了他的话。

“是你,先来求我,但我还没答应,然后我要求带你走,但你答应了。”

沈清秋气得想把这根手指啃掉。

“畜生...你还有没有点人性!”

“呵。”洛冰河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声,“倒是老师你,把我送去送死的时候,想过我也是人了吗?”洛冰河音调拔高些许。

沈清秋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到理由反驳。

“嗯...要我放过苍穹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就要看老师你的诚意了...”

洛冰河忽然笑了。

*
沈清秋觉得提出来这个要求的洛冰河一定是疯了。

末了又摇摇头,那迷迷糊糊地答应了的自己又是什么。

暗自咬牙,道是一切为了苍穹,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听到床边的脚步声,沈清秋下意识地转头,才意识到洛冰河已经到了眼前。

即使心中仍怀着些许侥幸,面色还是因为注意到洛冰河手中物件时瞬间黑透。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短短的一句话,沈清秋几乎是咬着后牙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

“润滑剂和安全套。”洛冰河倒是一点也不害燥,把两样东西搁床头柜上。

“你...不是在开玩笑?”沈清秋死盯着洛冰河的脸,企图从上面找到什么。

但是他失败了。

洛冰河脸色如常。

“我是那种‘只是说说’的人吗?”

洛冰河当然不是,这一点,沈清秋比谁都清楚。

评论(12)
热度(152)

© 洛九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