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九昼

最爱学习。

【情剑】无题

又改了一下把中间强行衔接了
没错我又来丢人现眼了
我果然不适合写这种东西emmm
我以后写黄色废料都不写这种正经玩意了🌚
因为日常偏题所以没有题目
请勿上升真人
没有问题就↓↓↓

——分割线——
[舞麟,这件事情事关重大,而你们明日就要启程,但我和多情都有要事在身,必须镇守唐门,无法陪你们同往,你和你的伙伴们切记一路小心,安全为重。]无情的脸上是贯有的冷静,语气几乎没有多大起伏。

[嗯,我会的。]唐舞麟眸中闪过一丝坚毅,坚定地点了点头,脸上少年人的青涩早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唐门门主的沉稳。

多情和无情暗下对视了一眼,很好。

[嗯,那么你明日便可启程,路上事宜我和无情会为你安排妥当的,不必担心。]多情笑了笑,掩饰了过去。

唐舞麟当然没有察觉到什么,回以一笑后便起身告辞了。

多情看着唐舞麟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忽然伸手覆在无情掌上,很是欣慰地感慨了一句
[原来舞麟这孩子也早就到了可以独挡一面的年纪了啊。]

无情一愣,似是没搞懂这人怎么忽然冒出这茬,但还是反手握住了多情的手,没头没尾地嗯了一声。

多情哼哼一声,[所以还是我眼光好,一眼选定了这么个接班人,还可以气气千古东风那个老东西,反正他的孙子也比不过舞麟。]

[咳。]不是我选的吗?无情清了下嗓子,顺便把后面半截话给咽了回去,反正谁选的也都是一样的。

[不过人家千古东风是亲孙子啊。]多情了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蹬腿。

[可惜了我们都没能留下一个孩子。]多情大概属于那种可以自说自话的人了,见无情没有回话,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他的话题跳跃得太快,无情愣了愣才想起接下这话,却是一时[我没有留下子嗣倒是真的,但瞧你当年在学院就四处留情的样子,不会...]

[呸呸呸。]多情差点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但也拖着椅子扶手往前拖了几个身位格,伸手要去捂无情嘴,[虽是当年年少轻狂,但我可还是清白的很的。]

无情笑了笑,捉住多情的手捏了几下,他当然很清楚这些,先前说的也不过是些许调笑的意味。

[怎么了?你想要一个孩子?那我们可以去申请代孕一下啊。]

多情瞪了他一眼,为自己偷袭没有成功气恼了一下,把手抽了出来,赌气一般垫到了自己腿下。

[那倒没有。]多情低下头抠了抠手指,[这样挺好。]

[怎么了?]无情察觉到他的情绪罕见的有一些低落,[又想到什么了?]

[没什么。]多情又停顿了一会,[想到云冥哥他们了。]

[他和雅莉姐,没有孩子不也过得挺好。]

[但是他们眼看着一切走向正轨,怎么就那么一会儿功夫,就天人两别了呢...]

多情声音越来越低,几乎是在喃喃自语。

无情叹了口气,史莱克被毁,唐门作为盟友,自然受到牵连,连叛国组织的名号都被往头上安,而那段时间自己也不在,自是多情一人承受这等压力。

眼看着这人摘去了沉稳健谈的面具,露出私底下脆弱的一面,无情真心有些心疼他了。

他拖过多情的椅子,把人揉到怀里,[一切都会过去的,史莱克也是,唐门也是,你我也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相信我。]

[我信你。]
——分割线—下面就是瞎逼逼了——
强行正剧向开头正剧向结尾(←哪里正剧了啊喂),假装自己十分首尾呼应。
日常不明白自己想写啥。
蹬腿。

评论(5)
热度(34)

© 洛九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