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九昼

最爱学习。

【情剑】无题随笔

人物来自三少龙王传说,圈地自萌,切勿带入真人
时间线为曹德智从血神军团回来。
如果没有问题就↓↓↓
–––
“唔...曹德智...混蛋...无情无义的家伙...他回来干嘛...哼...”臧鑫趴在桌上,发丝凌乱,脸颊微红,面前乱七八糟的倒了一堆酒瓶,有些酒液流到了外面,甜腻的酒香在空气中弥漫,而那人口中似乎还在呢喃着什么。

曹德智一回来,便看到了这么个景象,心头微暖,就连原来对被迫离开血神军团的郁闷都散去了不少。

又凑近一听,听清那人口中所言却是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

这家伙怕是现在还念着这茬啊

再想想却有些心疼,他当年倒是拍拍屁股去血神军团了,而他家臧鑫却还得一直守着唐门,这次唐门横生变故,他又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像现在,都累得在桌子上睡了。

当然了,曹德智选择性的忘记了臧鑫睡着了也不忘在梦里骂他混蛋的事。

曹德智拉了张椅子坐到他旁边去,臧鑫似乎感到了什么,无意识的蹭了过来,丝毫没有注意到那人的眸色似乎暗了暗。

“唔...?”臧鑫蹭到了曹德智身上,几乎把半个身子都压曹德智身上了,末了,还发出了一声毫无意义的鼻音,撩得人心尖痒痒。

曹德智暗叹一声,这家伙,明明酒量不行还不用魂力抵着点。

这下好,又喝多了吧。

唉,这家伙,多大的人了还要自己照看着啊。

真是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呢...

似乎要给这家伙一点“教训”了呢...

想了想,便一把将那人横抱起走向里屋。

–––
其实臧鑫早就是清醒的了,只是想试试曹德智的反应,不过照现在这情况,臧鑫一僵,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开玩笑,要是被曹德智知道了自己又作了还不得三天下不来床。

也只能盼着曹德智那个禽兽能看在他现在喝多了睡着了又弱小又无助又可怜的情况下放他一马。

于是他就这么一路僵着让曹德智抱回了他的卧室。

曹德智什么人哪,自然察觉到了臧鑫一刹的僵硬,有些觉得好笑,面上却也不道破,就这么一路抱着他走进了卧室,走进了卧室自带的浴室。

臧鑫有点怂了,他思考了一下坦白和继续哪个更容易被做到下不来床,不过在他还没有思考出个所以然之前,他已经被曹德智半扶着放下,然后他就感觉到背后的那只手已经很不规矩地跑的到前面来了。

感觉那只不规矩的手一点一点地解开自己的衬衣扣子,臧鑫此刻很有一种咽口水的冲动。

感觉到衬衣被剥下,整个光洁白皙的胸膛被迫暴露在夜间微凉的空气里,臧鑫打了一个寒战,想装出一幅刚睡醒的样子回头看一下,才发觉那人的时候手已经极为不老实地地解开了他的皮带,哗地一下把裤子褪到了脚踝。

[靠靠靠靠你想干什么?]臧鑫感觉脑子里有点混乱,先前在脑海里过好的台词此时全成了浆糊一团。

曹德智见他清醒得很,脸上笑意加深几分,

[醒了?那就自己脱吧。]丝亳不见脱人衣服被抓包的尴尬,施施然转身走到一边,就开始脱自己衣服。

臧鑫撇撇嘴,哼了一声,抬了抬腿把裤子抖到地上,弯腰捡起又随手扔到了屏风上。

曹德智见了他这宛如小孩耍脾气一般的举动,握拳到嘴边轻咳了两声,觉得好笑,却也不说破,手上依旧在慢条斯理地脱自己的衣服。

他今天穿了件黑色衬衣,倒是给人衬得多了几分禁欲的味道。

臧鑫看着他脱完衣服,不由得啧啧了两声,一边视线在人家身上乱瞟着一边感慨,

果然还是人比人气死人,不同样是极限斗罗吗咋他腹肌就比我多两块。

眼神随着那人脱衣的动作往下,然后,

一眼不小心瞟到了两腿间微微抬头支起小帐篷的物件。

[咳咳咳。]

臧鑫差点没被口水呛到,连忙转头,留给曹德智一个后脑。

曹德智看他一边啧嘴一边眼神闪烁地在他身上乱瞟,最后忽然呛到,然后转头只留给了自己一后脑还有那微微发红的耳尖。

曹德智眼神微暗,突然生出了一个想调戏一下的念头。

[阿鑫。]

[嗯?]

[你这脱光了不洗...是想让我帮你洗,]

还是想做点什么有趣的事呢?]

[谁谁谁要你帮我洗了。]

臧鑫回头,欲盖弥彰地拧开水龙头,非常草率地冲洗了一下就扯走挂在一边的浴袍落荒而逃。曹德智看着他的背影,抬手摸了摸下巴。

唔...不要帮他洗了的话...那不就是要做“有趣的事”了吗...

曹德智露出一个无声的微笑,嗯,不过,这笔账...就先让他欠着吧...
–––
于是暗示你们写浴室play。/bushi

马上要考试了我得积点德不能乱开车了。

悲伤。

–––
ps,这篇文写的时间跨度挺大,中间文风可能有变化吧,委屈各位将就着看看了。

ps,ps,我废话真多。字数都1700多了连个车都没开出来。扎心。

评论(12)
热度(76)

© 洛九昼 | Powered by LOFTER